菁菁校园

同学,今天你讲“礼”了吗

发布时间:2020-04-21    浏览次数:次    来源:本站原创   

 我叫王春雷,父亲是一名退役军人,我还有两个学历上比我优秀的姐姐,和比较唠叨的母亲。由于父亲的原因,我从小就受到“军事化”管理,并且继承了父亲身上那股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的作风。2016年的时候我选择暂放学业,在大学报名参军入伍,在我看来,军营才是能将男孩变成男人的最好的“炼钢炉”。

 从部队再回到威科大的我,身上少了些少年张狂的锐气:脚步坚定了,心胸宽阔了,嘴巴也能说了,眼睛更是发现了许多问题。比如:现在的个别同学,似乎对“尊敬师长”这个词语变得没有概念了,你会发现有的同学上课吃东西,低头玩手机,老师点名也懒得应答,只顾着手里的手机,举个手应付一下。有的同学上课进进出出也不向老师请假,就连示意一下的手势,也懒得做了。老师提问,只有少数同学愿意积极思考作答。

 “当标兵,打头阵,扛红旗,站排头”,这是我从部队学到的优良传统;“一到,二是,三跑步”是接触过部队的人就知道的行为准则。这些都告诉我们,要对指令有应答,要对纪律心存敬畏。如果从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讲,这和《弟子规》中所说的“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相对应。我一直认为,这应该是我们血脉中就传承下来的礼仪之邦的印记。

 为什么一些年轻人能够心安理得地“失礼”呢?问题的根源在哪儿?在新入校00后的学弟学妹们?在忙碌在教学一线的老师们?还是在辛苦供养我们读书的父母?不,都不是,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制造的这个“大环境”。我有幸带过军训,当过实习教官也当过主教官,我发现刚入学的新生们个个都有礼貌,有热情,眼睛里充满自信的光芒。反而是大二大三的学长们某些不良习气,影响着威科大的“新鲜血液”:学长们的懒床,学弟学妹们学会了;学长们的不叠被不收拾屋子,学弟学妹们学会了;学长们的抽烟喝酒,通宵打游戏,学弟学妹们也学会了。而原有的一些好的习惯在这个过程中也慢慢消失:高中时的勤奋,消失了;高中时的自律,消失了;高中时对知识的探索与渴望,消失了;就连高中时的那句“老师好!”也消失了……

 如果说礼是行动,那么还有仪,这是形象。仪,从字面上看指人的外表或举动,可组词为仪态、仪表、威仪(使人敬畏的严肃容貌或举止)。于我个人而言,每当我穿上军装,总害怕自己的形象撑不起军装的神圣与庄严,便不自觉地昂首挺胸。我感觉个人的形象都是由自己来维护的,集体的形象是由大家来维护的,一个学校的形象更是由我们每名同学所维护的。然而看看现在个别同学,边走路边抽烟,边走路边吃东西,夏天穿着拖鞋去上课,早上被也不叠就出门,在外面仪表堂堂,寝室却一片狼藉……

 难道是他们不懂了吗?难道是他们不会了吗?不,是不想了。有些东西不做并不是因为你不会,而是因为“你不想”,恰恰就是这个“你不想”它比“你不会”更可怕,一个人如果丧失了斗志,那么他离成功只会越来越远,一个人如果丧失了热情,那么他只会在日复一日的冷漠中渐渐麻木直至失去了思考的兴趣和能力。

 而一个学校的环境,一个学校的风气,是由我们每名同学共同创造的。作为威科大学子,你积极活泼,青春向上,威科大就朝气蓬勃,充满阳光;你文明礼貌,尊敬师长,威科大就端庄典雅,绚丽辉煌!你怎样!威科大就怎样!一个学校的形象,由我们每名威科大学子共同守护,你我皆有责,责无旁贷。

 加油吧!同学们!向上吧,热血青年们!

 王春雷,男,2015年入学,2016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十四集团军一二七师叶挺独立团飞夺泸定桥连,先后被评为优秀新兵,优秀义务兵,获团嘉奖一次。2018年退伍复学,就读于机械学院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2017级A3班,曾任威尼斯正规官网新兵役前集训十班班长,2018级、2019级新生军训教官,现任机械学院自律委员会副主席,威尼斯正规官网预备役应急分队九班班长,曾获国家励志奖学金,校二等奖学金,校三好学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